主页 > Q生活谷 >原生家庭记忆之根 让记忆拼图摆对位置 >

原生家庭记忆之根 让记忆拼图摆对位置

 

人的一生由许多记忆拼凑而成,有快乐、有难过,有的模糊、有的清晰。生命旅程中的你,生出记忆,也从记忆而生。正确的记忆,将让我们与人和好,也与自己和好。

「姊,谢谢妳带我重新回想小时候的事情,让我更全面看见当时的家庭环境,这才让我放在心里多年来对家里的不原谅,得到答案与释放…」故事中的男主角,一直以来因为主观及对孩童时期的偏颇回忆,认为父母偏心未能给予其好的经济倚靠,以至于他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学习。直到长大后与姊姊的一场深谈,才还原并明白当年原是家里经济惨淡,对谁来说都是一样艰辛,这才化解了多年来的不愉快,也让他对「记忆」有了新的诠释。

 

吸取记忆中好的能量

「与原生家庭相处撷取出的记忆,使我们在与人相处时决定往左或往右。」专业谘商师、圣光神学院谘商助理教授魏伶如表示,从一个人的职业、婚姻与情绪等,都可看出受到原生家庭影响的部份。而童年经验影响最深的,正是「自我形象」的雕塑。

魏伶如分析,小时候有被爱的感受,长大后较容易感受自我价值。曾有一位学生记忆最深刻的是被父亲抱起来丢在门外,存留心中的记忆讯息很容易形塑出自我价值低落的性格。的确,人的成长会被外界讯息所影响,但目前多数被人谈论的是原生家庭的「负面经验」,急忙要用分析原生家庭记忆的方式去「解决问题」。

但她提醒,目前还很少看见有人,甚至是教会,教导要从原生家庭的正面经验去思想父母亲对我们的爱,或试着去感恩、感谢帮助过自己的人。

魏伶如曾经听学生分享过,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其实只是很小的一件事─外婆牵着他的手去买棒棒糖,而这件事情所存留的正面印象,却一直带给这位学生很深的帮助。因此,魏伶如鼓励,当看见「原生家庭」的记忆、经历等词彙时,或许可从「解决问题」、「寻求释放」等,转换成多去「思想好的事情」。也或许可以试着对影响自己一生之久的对象说声「谢谢你」。

 

记忆与客观事实达成共识

该如何面对负面的原生家庭记忆呢?魏伶如认为,客观平衡的蒐集资料,能帮助我们重新赋予记忆一段新的意义。如同一开场的故事,谈到的正是魏老师与亲弟弟的对话。

当时魏老师就读博士班,她以自己为研究对象,从家人亲友的记忆上拼凑出原生家庭更整全的样貌。当她跑到亲弟弟的住处谈了三天关于家里过去的事情,不仅魏老师自己看见过往记忆是如此狭隘,与弟弟面对同一件事情时,竟有迥异的看法。

另一方面,这段分享更让弟弟明白心中对家庭很不谅解的过去,源自于不整全的感官与记忆。当拼图一块接一块摆到对的位置,记忆与客观事实达到共识,心里的难过与伤痛也就得以平息。

魏伶如说,当我们在面对内在医治课题时,有时会把人逼回当时发生的情境,要自己在负面的感受中去饶恕、接纳,但在饶恕接纳的出发点,岂不还是负面记忆?倘若能帮助受助者儘量蒐集当时背景环境,扩展看原生家庭的视野,平衡客观角度做分析,殊不知可以有另种更美好的医治与发展。

特别是华人本就不擅于表达情感,但不说爱不代表没有爱。在原生家庭记忆的课题里,更应该从四面八方去找出「良善」的一面,而不是将挖疮疤视为解放或释放。

 

不受负面记忆控制

怎幺走出原生家庭的负面经历?魏伶如用约瑟的例子分析提到,约瑟的饶恕真的很不简单,当他与兄弟再度见面时,将近6、7次都嚎啕大哭,因为在重新相聚的欢喜中,不免想起痛苦的经历。「正、负面回忆交缠,他倚靠神做了预备。」她说,圣经创世记四十一章51、52节都可看出约瑟对过去的事情一直在回忆,也一直在面对、处理,所以才能够倚靠神活出饶恕与放手。从约瑟的心路历程,看见神的手一直都在。

又如同卢云神父在《心灵爱语》一书中所说:「你以往的日子,并其中的挣扎与痛苦,有一天再回望的时候,将会发现一切都只不过是引领你进入新生命的道路…」,「(你可以)有两种方式去分享你的故事,迫不及待地返回其中,视当下的痛苦是过往经历的结果。另一条路,分享而无需受其控制,视之为引领你进入现在的自由的道路,使往昔的一切再无法压在你的身上,『它(指过往的经历)』已经失去了份量」。

魏伶如提到,「忘记」不也是神的属性吗?在以赛亚书四十三章25节,神「不再记念」我们的罪;保罗也教导腓立比教会要「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」。我们不要以负面经历当作停止成长的藉口,也不要自陷于负面记忆里面。「过去的记忆可以影响我们,但不能为我们的现在与将来作决定」。

 

婚恋中的感情记忆

接续原生家庭记忆的下一个阶段,是「婚姻恋爱」时期的经历,而婚恋交友时常碰到的感情问题,仍然与原生家庭脱不了关係。拉法协谈中心陈丽娟主任提到,关于婚恋交友的记忆与原生家庭的记忆一样,片面不等于就是事实。

曾有一对已经要离婚的夫妻,长时间以来先生不愿意亲近太太,但先生也没有要放弃婚姻家庭的意思。太太试了很多方法,却依旧没有改变两人的相处。直到要闹分开,找到专业协谈员,才发现彼此在过去共有一段失去孩子的记忆中,受到了影响。这段「孩子早夭」的伤痛记忆没有处理,导致双方产生疏离,才会让接下来的婚姻关係有了破口。

无论过去的感情关係带给自己的感受为何,陈丽娟建议都要釐清记忆中的「情绪」为何?若有受伤的记忆,是因为甚幺所引发?是当时有一种被忽略的感受,又或者是对方的行为让彼此都没有安全感?当面对自己的记忆,一定要找出形成的原因为何。

同样地,当资料蒐集齐全,在情感记忆上找到「情绪」和釐清「肇因」,则当初的记忆很有可能被重新框架,从中或许还可以看见过去没有看见的部分,以致于重新赋予记忆新的定义。

陈丽娟说,记忆是经过逻辑思考后,头脑判断存留的回忆,无论好坏都注解了价值观。从主观的记忆中找出客观因素与正面值得感恩之处,能让过往的婚恋交友关係与经历成为目前恋情、关係继续向前的动力。

 

记忆必须先接受才能处理

至于如何处理婚恋交友关係中「愧疚」的记忆?陈丽娟提到,若有机会,道歉请求原谅的方式绝对是可行的弥补;倘若有不可抗拒之因素(如对方去世)让弥补行为无法进行,则不妨问自己在那一段关係中学到甚幺?同样的回忆,学习找出当中正面的记忆片段作为成长的帮助,深信「万事都互相效力,叫爱神的人得益处」。

记忆还能提醒我们甚幺?陈丽娟提出,过去曾有过「没有效且不和善」的沟通方式,面对新的情感就不应该一错再错。过去发生过的事情绝不能抱持「不去想就没事了」的心态去看待,要明白在心底深处,记忆仍然发挥着影响力。因此,「记忆必须先接受才能处理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